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余姚人流好多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3 02:59:1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余姚人流好多钱,慈溪人流做医院,奉化妇科哪个医院好,宁波市华美医院评价好不好啊,余姚人流的多少钱,华美妇女医院在什么地方,慈溪妇科无假日医院

不“称职”的父亲

文 |郑东、康璇、王颖南

工作闲暇,打开微信朋友圈,看到老黄发了条状态:晚,九点多,回到单位,一声善意的提醒“今天你不回家陪儿子过生日么?”才想起来今天是碾碾小朋友的生日。碾碾小朋友,是不是也等了一天爸爸的礼物和祝福?爸爸的祝福来的晚了一点,但同样真挚……我在老黄这条状态下半开玩笑地评论:主任,你这爹当得不“称职”啊。他回复:是啊,净陪你们了。还发了一个流泪的笑脸。看完老黄的回复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还记得今年的端午节,碾碾去上补习班,六点钟下课,老黄的妻子要值晚班,于是老黄计划下班后去接碾碾一起回家过节。下午5点,单位突然接到上级通知,因天气原因,临时有备降任务,老黄需要立即赶往保障现场。他匆匆忙忙给孩子的补习老师打了个电话,就第一时间奔赴现场,组织任务,一直忙到晚上八点才结束。等老黄赶到学校,偌大的校区只有一盏灯还亮着。当碾碾看见这个熟悉而又疲惫的身影出现,“哇”地一声红着眼睛冲进了老黄的怀里……

老黄自己经常说:“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,陪家人、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了,我欠碾碾一个童年。”刚开始我不理解,明明有家,却不回,难道工作比家人更重要?工作时间久了以后,才慢慢体会到老黄的身不由己。作为飞行管制室主任,单位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,有太多的工作等着他筹划。无论什么时间,只要有飞行,他一定在现场,直到任务结束才离开。

其实,在现实中像老黄这样舍小家为大家的人很多,他们永远会把工作、任务排在第一位,然而成绩的背后,往往离不开家庭的支持。老黄亦是如此,自从担任飞行管制室主任以来,因工作的需要,对家庭的关注少了许多,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在妻子无助的时候回不了家,已经不记得最近一次一家三口出去游玩是什么时候……而他的爱人,那位可敬的军嫂,却始终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,永远都只有那么一句,“你忙你的,家里有我。”独自挑起家庭和照顾孩子的重担,让老黄没有后顾之忧。

我好想告诉碾碾,你的父亲像爱他的事业一样深深地爱着你。我们都期待你一天天的长大,到那时,你就会理解军人别样的大爱,也会理解,虽然你的父亲总是缺席你的童年时光,但对你的爱却是最称职的、最伟大的。

“年轻的”父亲

文 |范维杰

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,转眼间父亲已经步入古稀之年。他那沧桑的脸上被风霜的蚀刀刻下了岁月的痕迹,眼角眉梢也多了几分迟暮的悲凉,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如今也略显浑浊,曾经矫健的步履也多了些许蹒跚。可是父亲那满头的黑发和透着红润的脸庞,似乎在倔强的宣示着,父亲还年轻着呢。

在众人的眼中,父亲确实还“年轻”着呢!虽说父亲已是一位迟暮之年的耄耋老人,但他的心却一点也不老,对一些新鲜事物总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,弄不懂的一定要去问,没有丝毫“大人”的架子。为了减轻一些劳动压力,父亲不再办养鸡场,转而养了几头羊。刚开始,父亲对养羊一点经验也没有,更别说技巧了,可父亲却一点也不愁。他把那些养羊的前辈请到家里,边喝茶便向他们请教取经。为了弄得更明白一点,他还向人家借来养羊的专业书仔细研究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一年半的努力,父亲积累了一些经验,如今养的羊既肥又壮。面对肥壮的羊儿,父亲常常是笑的合不拢嘴,但是开心之余也有一丝小小的遗憾,就是不能让我也在千里之外看一下可爱的羊儿。为了满足父亲的心愿,去年寒假回家我把家里的旧电脑连上网,教父亲用电脑,学聊qq,发图片,父亲学的不亦乐乎。经过一个月的学习,父亲终于学会了发图片,看到父亲取得如此的成绩我不禁竖起大拇指。

也许是父亲经常看书的缘故,说起话来谈笑风生,幽默诙谐,往往平淡无奇的话,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常常引得人发笑。有次我们全家人一起干活,我问父亲:“您的头发这么少,看上去也不帅,我妈是怎么看上您的?父亲边忙着手边的活边笑着说:“你妈呀才不傻呢,没听说过‘跑马的路边不长草,聪明的脑袋不长毛’吗,你妈是看上我聪明了。”听到父亲的解释,全家人都笑了,劳动的疲劳瞬间消散在欢乐的气氛中。父亲总是这样幽默,自己高兴了也把别人逗得开心。也许正是父亲这样风趣,每天都是笑容满面的,所以今天他的生活里还是洋溢着青春的风采。

父亲不光爱看书,干起活来也是风风火火,别看是个老头,动作干脆麻利,一点也不拖泥带水。逢年过节,按照我们那里的习惯都要煮猪下水,作为招待客人的佳肴。煮猪下水可不是个轻松活,反反复复不知要倒腾多少遍才能最终制成美味佳肴。可这活到了父亲手里看上去也没有多麻烦,只见父亲一个人挫、揉、洗、翻一晚上就把整一挂猪下水从生肉变成了餐桌上的美食,我真佩服父亲的干劲。现在有时走在大街上看到猪肝、猪大肠时,脑海里还常会浮现出父亲忙碌着制作美食的身影。

现在父亲老了,可他还是喜欢跟年轻人在一起,他说这样可以感受到年轻人的热情,就不感觉自己老了。他每次看到我都会露出羡慕的眼神,跟我一块去理发时,总是跟我一样理成平头,还要人家理发师给他刮脸,等他收拾完了,真的好像年轻了十几岁。父亲常说,年轻好啊,年轻就是资本,年轻没有什么不可以。每次打电话,父亲都会叮嘱我,年轻人不能荒废青春,要好好干。现在每天起床我都会告诫自己,要牢记父亲的叮咛,扎扎实实走好每一步,让走过的路青春无悔。

如今父亲虽已入古稀,可他的那颗心还火热着呢,还跟四十年前一样充满着激情,他还渴望着继续发光发热,继续为这个家庭做些什么呢!

父子相守,觅渡之间

文 |齐明瑞

记得当年第一次看到那句“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”时,脑海之中并未浮现那情郎美眷以泪眼望山海的情景,但却无端地冒出了对我父亲的印象。

我爱我的父亲,不论是从哪个方面。他是一个睿智且有责任心的男人,知晓些大道理,也爱抖点小机灵。对自己严格,对他人却总是常怀理解。有些矮但长得帅,偶尔还能给我带些小礼物。另外还有一点,他曾经,是一名军人。

我曾经用拳头向幼儿园里的同学证明过,即便是我的父亲常年不在身边我也能活得充满活力,也曾经告诉夜晚偷偷垂泪的妈妈别怕,爸爸是军人,有委屈找我爸,他会为你讨个公道。然而,当那些放学有父亲来接的同学,用满足的眼神扫过我时,我开始逐渐意识到,我内心深处那一紧一落的牵扯,学名叫做酸楚;当有次偶然听到父母电话,当他告诉妈妈有任务,休假延后时妈妈那小声啜泣,我才意识到其实我的父亲才是妈妈心里委屈的源头。一个小孩的内心便始生波澜。那岁月启我智又冲我心,从此,心中留以父亲的便是那存有的七分深情,再加之三分怨怼。

爱怨难明,特别是他是我的父亲。

记得小的时候他偶尔休假,回到家总是穿着军装,双手背负,神色朗朗。待我还未放声叫出我的欢喜,他却先绷不住,赶忙拿出藏在身后的一大包合我胃口的盐水卤菜和一大瓶可口可乐。晚饭时他军装也舍不得脱,灯光下肩上的五角星煞是明亮,我望过去,他便笑着抱我,把我的手放在他肩上说道:“数数,几颗!”

他待我是极好的,我提的一些要求他会尽量满足我。妈妈也调侃过他,说他是戎装下藏了副软心肠,他也不恼,只笑。这笑容即便是当年年幼的我,到现在却还是记得,毕竟,一年能望见一两次已实属不易,所以不会忘,亦不敢忘。常不相见,这份父亲对我的爱更多的存于记忆里,流于电话中。于是在对过往点滴的寻寻觅觅里,才得见此番深情。

随着年岁渐长,等待一词意义就变得复杂。即便说是爱和血缘能化解一切世界的残忍,但内心的间歇性疲惫,是我对父亲难以言说的埋怨。我向他索问过一切等待的意义,他也向我解释过,可是我知道我要的其实不是解释,因为有什么解释会比陪伴来得实在呢。

但不管怎么说,事物存在总是有必然性的,我的父亲是放不下这身军装的。当年他学历不算高,是在长时间摸爬滚打才勉强在部队立足。他说部队对他有知遇和养育之恩,军装之于他也有近乎信仰般的热忱。那么些年,他也总是煎熬在家庭与军旅里,天平摇曳,两难取舍。长大后随着我认知能力的提高,他也与我讲过更多,他说他是挂甲的渡人,即便是浪潮翻涌,该他走完的,他必须昂着头不留遗憾。他解释这算是他的一份坚守,也算是对这光荣苦旅的阐释。记得当时我开玩笑说,好啊,你要过河我就当你的船吧,该渡的我来渡你,谁叫你是我爹。

一晃数年。他因旧日老伤转了业,我因少年心气当了兵。一来一去,我和父亲发生了对换。我曾是那个寻觅者,他曾是那个赶路人。现如今,该我为自己来渡,却放着他为了儿子寻觅温存。在军校,我体会到了骄傲与磨练的交融,涵盖生理和心理,是种道不明的成长和守望。每次放了假,回到家的片刻,我内心的快乐与小时候见到久别的父亲的雀跃如出一辙,我也才正真感同身受我的父亲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按响第一声门铃的。

我是为自己的理想,为了这个家庭自愿扛起的枪,想来当年我的父亲亦如此。对我们军人来说,爱与怨是两种相当沉重的情感,父子之间更是如此。当我穿上这件军装,穿上这件时隔多年才到的“父子装”,我也诧异过,这是否是造化使然?思考过后,我却认为这是一种幸运的传承,或是曾彼此深埋心里,对军人这个名号天然的热望。

我的父亲不需要赞歌,一份遥相守,一份真理解,便不负他戎装二十载,相思两茫茫。而我也不需要向谁歌颂,我的父亲早已是存了一腔浩然于我,使我不怕山川湖海的阻挡。

对拳抵额是我与父亲的告别礼,现在想来颇有一番意味:父子间贵在心相守力相持,不问距离,寻觅有方,渡他渡我,是为父子之大爱。

姗姗来迟的释怀

文 |姚港龙

(图片来源网络)

对小时候的我来说,父亲是神秘的,是神出鬼没的“精灵”,上午还带着我和我姐嬉戏,下午就能消失不见。有时候一连十几天都见不着人。但他不是一名军人,他是一名水电工程师。

印象里,他的眉头总是解不开的愁苦,对着一沓沓的图纸使劲的抽烟,苦大仇深,容不得别人打扰,家里无论谁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大发雷霆,每每在客厅里走动的我都感觉如履薄冰,生怕惊动了他。

印象里,他也是个不爱笑的人,对谁的态度都十分坚决,不容置疑。生活中我的很多决定,都是他一拍脑门就定下来了。小时候我不好动,他就支使着我去学游泳。炎炎夏日,大家都在屋里躲着,吃雪糕,喝冷饮,我就在水里泡着,一泡就是整个夏天。开学的时候,其他的小朋友都十分水灵,而我却晒得黝黑,被大家嘲笑。这一度让我极其羞怯。

随着年龄增长,对他给我做的决定也逐渐不满意,对他的态度也随之傲慢。我们开始在一些问题的抉择上有所争执,面对我的争锋相对,他不再像从前那样大声斥责,咄咄逼人使我就范,而是选择了沉默。但在一些根本的节点上,他从未对我让步。

曾经,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,而在他的极力举荐下,我选择了成为一名人民解放军。为什么我会妥协呢?因为,英雄梦存在于每个少年的心间吧。谁不想为国建立功勋,成就一番事业?谁不想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

可我没想到,这个转变过程是这么苦,我对军营的种种幻想在现实的铁蹄下,被击的粉碎。原来,他所许诺的不过是他对军营的想象,他不曾了解,单单只是凭着向往和亲友们的建议就帮我定下了这个规划。怎么能不让人生气?自己的人生被如此草率的决定。因此,我们的关系一度僵到极点。三个月的强化训练,我只给他打过一次电话,还是和他大吵一架。

此后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岌岌可危,节假日互通电话也只是冷言冷语,直到一次和我妈聊天,聊到了父亲的过去。父亲是个寡言的人,很少提及过去,也很少感慨世事,他是严谨的,十分板正,是让人提不起兴致去了解他的人,仿佛他生下来就像石头一样坚韧。

爷爷早亡,家里一贫如洗,父亲小小年纪就需要维持生计,推过煤车,补过锅底,但父亲就想去当兵,保家卫国是他的夙愿,而且在那个年代,当上兵就意味着一份稳定的收入,是一个穷孩子改变命运的机会。天意弄人,一次意外,父亲把右手炸伤,失去了入伍的机会。

可他不死心,征兵的部队离开了,他赶了一天一夜的路,赶上了征兵的部队,征兵的领导了解情况后,十分感动,拉着父亲的手说,今年名额满了,明年如果有机会,一定把你带上!后来,父亲去了一家化工厂做学徒,白天工作,晚上专研,靠着一点一点的积累,最后成为了一名水电工程师。中间过程令人唏嘘,真像一部励志青春剧,而这竟然是我父亲的人生。

和他的波澜壮阔比起来,我的这些苦痛算什么呢?我终于明白了,他对我说的军营故事,正是他对自己梦想的阐述,是年轻时候对自己军营生活的向往。他在我人生里为我做的那些决定,也是他觉得好,可我年纪小,没法跟我说明白,只要做好以后就明白了。而现在,我好不容易懂得了,不论是多么困难,他之所以能够坚强的挺过来,是因为有需要他守护的家人。可释怀如此姗姗来迟,一迟就是两年。

就像电视剧“请回答1998说的那样“爸爸也不是生下来就是爸爸,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。”父亲节就要到了,愿清风给他捎去安康。

中国空军网

投稿邮箱| kj81cn@163.com

新闻交流讨论群| 597212312



快长按二维码关注我啊

一路走来,感谢有您!

感觉不错请点赞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本期编审锐利

责任编辑白磊

关注微信订阅号了解更多:中国空军网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余姚做人流排名